大发快三网站大全

?
当前位置:首页 > 地勘文化

野外美味

更新时间:18-01-10 | 作者:高运敏 | 来源: | 点击:1417次

      秋天里,嫩江北部小兴安岭树木枝繁叶茂,灌木绿草随风起伏,十几顶帐篷散落在林间,帐篷顶上升起缕缕炊烟,一个地质分队在此进行地质勘查工作。

      帐篷里搭有火炉,每天生火取暖。面对艰苦的野外环境,远离家乡的地质人着实吃了不少苦头。野外的吃穿住行与城市相差很多,更让肠胃受了不少委屈。此时节,家乡本是风清气爽瓜果飘香之时,这远离城市的深山密林里却是人迹罕至苍茫一片,已有荒凉之感。工作区域处于嫩江上游左岸低山丘陵区,山势相对低缓,黑桦、柞树等树木繁茂,秋风习习,山里相当冷凉。每每呆在帐篷里,大家就围在火炉旁,避免被冷着。几个月的野外期间,物质匮乏,吃不好,能调剂一下生活的,就是偶尔做些野味。

      从帐篷里出来,过两个小山坡,再转几个弯,来到一平缓的大山坡,又往前走过一片柞树林,出了林子,前面就是一条大河,河旁边有一座突兀的小山,站在小山最高处,隐约望得见丛林里那十几顶帐篷。河流水势很大,连日的细雨,河水暴涨,气温冷凉,河边的乱石上蚂蚱特别多,这成了地质人的一道美味。一日午后,杨工与司机来到河边抓蚂蚱,半小时就抓满了两塑料瓶,又往装着蚂蚱的瓶里放进河水,使蚂蚱吐出黑色的沫子。回到帐篷里,用油一炒,炊烟里都飘着虫香。人高马大的司机吃得最多,半夜里忽然肚疼难忍,被紧急送到附近镇子上,经医生问诊推断是吃蚂蚱后,蚂蚱的腿踢到了肠子上引发的。从此,司机再也不敢吃蚂蚱,可别人依然吃这道美味。

      距住处一公里外的地方,有一菜园子,是技术负责老庄开辟的,种了苞米、豆角、窝瓜等。园子里有一个窝瓜愈长愈好,又大又圆,鲜艳的橘红色瓜皮在绿油油的叶子间格外醒目,很是诱人,引起了大家的特别注意。无论谁走到那里,都会去看看这个窝瓜。人们总是忍不住伸手去掐一掐,瞧瞧熟没熟,面不面,窝瓜也是越长越喜人。一段时间过去,窝瓜皮上面见阳光的地方渐渐地布满了指甲印。一天,地质员大毛在菜园子里守着这个窝瓜,爱惜地摸来摸去,看着越来越多的指甲印,心想,这么多人惦记着这个窝瓜,说不定哪天就被别人摘去了。踌躇了几分钟,他终于摘下了那个窝瓜,像宝贝似的,一路紧紧地抱着,如旋风般进了帐篷。与同事一合计,一个地质组十几个人就这么一个窝瓜也不够吃,想到附近一住户有几块地,种了很多土豆。几人悄悄地跑到土豆地里,挖了些新鲜的土豆。返回帐篷,将带皮土豆与大块窝瓜一起放进火炉上的铁锅里炖上。不一会,“咕咚咕咚”的锅里“嗤嗤”地冒出热气,帐篷顶上腾起飘着香气的炊烟。“把老庄喊来,人家才是窝瓜的主人。”大毛招呼着。得知自己的大窝瓜已经被炖熟了,老庄一边数落着,一边兴冲冲的赶来,和大家一起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一次,头年大学毕业的小白与当年毕业的小康送一生病的同事回家,送到距离驻地六公里的公路上,两人回返。碰到了一个西瓜车,高兴地挑了一特别大的西瓜,两人轮流扛着,想回到山上和同事一起吃。西瓜又滑溜又沉重,扛着抱着都很费尽,走到一半时,又累又渴,嗓子直冒烟,望着绿油油的西瓜,两人决定吃掉。找来石头把西瓜砸开,一瞧,还是沙瓤的,开心地坐在路边一顿大吃。西瓜还没吃完,天就下起了小雨。小白说:“下雨了,咱们看看有没有蘑菇,给同事们带点美味。”两人进了林子,转了一会儿,浑身已湿透,也没找到一个蘑菇。举目望去,只见山峦重叠,云雾飘渺,一座座山峰若隐若现。绕过一座山峰,周围跃入眼帘的几乎是同样连绵的山,同样繁茂的林。身在林木茂密的次生林里,橡子树、柞树、桦树、杨树一片片,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不知往哪个方向走,两个新地质人迷失方向了。小康焦急地喊:“路在哪里?家在哪里啊?”小白不置可否地望着他:“路在咱们脚下呀。”在林子里,发现了一大片一人多高的灌木林,有两三棵树上结满了果实,“是榛子吧,这么大个的野榛子呀!”两人各自尝了一个,感觉又苦又涩,一想可能是没成熟的缘故,想着带回帐篷炒熟能好吃吧,也让同事们尝尝鲜。两人脱下外衣,采摘了不少,用外衣包成两个小包袱背在身上。经过一番寻路,终于在太阳落山前回到驻地,迅速将采来的“榛子”倒入锅里,炒了起来,一股飘着野生坚果味道的炊烟飘出帐篷。大家陆续返回,“吃这榛子好苦哇,是不是还没长成哪?”两人乐呵呵地招呼着,一老地质一看,大笑,其他人瞧过之后也都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这根本不是榛子,是橡子。”

      当晚,大家还是吃上了野味。一地质小组采了十来个小猴头,又从分队小卖部买来一盒午餐肉罐头,做成了一大铁锅猴头汤,咕咕冒着香气的汤上飘浮着一层白蛆,将白蛆撇去,十几个人嬉闹着抢着吃,小白还乐颠颠地给他住在另一帐篷里的搞物探工作的女友端去一碗。

      几个月的艰难跋涉,枯燥寂寞的野外工作中,帐篷里时而飘出的美味,是丛山密林里一道特别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