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三网站大全

?
当前位置:首页 > 地勘文化

建 点

更新时间:17-10-30 | 作者:高运敏 | 来源:政工部 | 点击:5000次

傍晚于鹤城上车,在慢悠悠的绿皮火车上度过一夜,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项目负责人阿财带着项目组一行七人到达终点站韩家园子,与开车载着十几件行李物品而早一天到来的两名同事会合后,又乘坐大客车行进了两小时的山路,项目组一行九人来到了大砬子村——呼玛县大、小兴安岭交汇处一个群山环抱的小山村,他们将驻扎在此,从事区域地质矿产调查工作。

早在4月初,阿财就到此踏勘。因作业区处于生态保护区范围,阿财与当地政府及相关部门协调了大量工作,最终落实好了进山时间、建点位置、租房、雇民工等野外工作所需事宜。山村不大,居住的人家大都是早年间从山东闯关东过来的,初以农耕、采金为业,砂金禁采后,一部分人外出打工,而闲置下来的空房子因年久失修,都已摇摇欲坠,破败不堪,能够租到可以住人的房子并不容易。阿财看了好几处,租下了位于盘山公路大道旁的一土房,虽说只有两间屋子,可百十平米的大院子是阿财最看好的,也是项目组最适用的。

一圈半人高的木篱笆围起了一个很大的院子,参差的篱笆与疯长的灌木杂草纠结缠绕,院里郁郁葱葱地生长着一人多高的灌木草丛。车子漫漫开进大院,随后而入的几人淹没在荒草丛里。

虽然已是七月里的炎炎夏日,可一打开房门,一股散发着霉味的潮气扑面而来。说是两间屋子,其实就是一个大屋子和一个用做厨房的小偏厦子。偏厦子里有两个炉灶,一个大炉灶直通大屋的土炕,一个小炉灶带着一面小火墙和一个铁炉筒。由于久无人住,灰尘弥漫的屋子里挂着许多蜘蛛网,地面上长着野草,一铺大土炕塌陷了几处。

在阿财的带领下,大家迅速行动。有的来到院子里,取土、拔草、和泥,又向房东借来泥抹子,修补大炕及两个炉灶;有的挥动笤帚清扫蛛网灰尘;有的提桶洒水清除尘土杂草。大炕上睡不下九个人,几人一琢磨,在院子的篱笆处砍了几根木杆,又从房东家拿来几块木板,在厨房里侧的小火炉旁搭了一张床。

夕阳映照,小山村沐浴在一片红彤彤的晚霞中。屋子里太潮湿,地上又洒了水,修补的火炕上湿泥未干,必须赶在睡觉前烧干大炕,驱去湿气,烧火是必需。年纪最大的四十几岁的化探员老何带着年龄最小的二十三岁的地质员小宋陆续抱来一大堆柴禾,用松明子引着火,一大一小两个炉灶响起噼噼啪啪的烧柴声。土炕上冒起缕缕的湿气,一小片一小片的湿泥开始变干,几人很高兴,起劲地往炉灶里添加柴禾。

晚上7点多,雇来做饭的房东家儿媳带来两条大鱼和黄瓜茄子等蔬菜:“这鱼是今天从河里打的,菜是园子里摘的,你们吃鱼吃菜就在村里买吧,新鲜又便宜。”她边说边麻利地做饭炒菜。山里新鲜的食材确实好,房东儿媳的厨艺也不错,几人胃口大开,喝着从山下带来的啤酒,开怀欢饮,兴奋地庆祝建点顺利,畅谈接下来的野外工作。晚上10点多,土炕基本烧干,卸行李,支蚊帐,七人睡在土炕上,阿财与小宋睡在偏厦子里离小火炉几步远的新搭的木床上。

夜沉沉,小山村湮没在苍茫的山色里,屋子里鼾声四起。火炉里红红的火焰越燃越旺,屋子里热浪滚滚。半夜12点多,睡在炕头的小马几经挣扎,不得不起身,他被火热的炕头烫醒。铺在炕上的地板革滚烫,怕把褥子被子烤着,不忍心影响别人,地上无椅凳可坐,小马只好抱着被褥坐在炕沿上。凌晨1点多,炕上其他几人陆续被烤醒,睡在床上的阿财和小宋也被火炉火墙和炉筒烤醒。深夜里,炉火正旺,几人只穿着短裤,浑身是汗,觉是睡不成了。想到不远处多鱼的绰纳河,想着刚吃过的河里大鱼,大家决定前往一探。

夜色朦胧,借着星月的光辉,沿着起伏的山路,穿过一大片白桦林,趟过几条小溪流,几人来到绰纳河,这是呼玛河的一个支流,水美鱼多。绿树成荫灌木丛生的山坡与河畔处,盛开的玫瑰、百合等山野花在星辉下别具一番风姿。河面微波荡漾,鲫鱼、柳根、川丁子……一条条小鱼若隐若现。没有钓鱼工具,有人下到河里,试着徒手抓鱼,着实过了一把观鱼抓鱼的瘾。可大量的蚊虫盯咬让人难以招架,几人返回驻地。

屋里热浪依然不减,几人又是大汗淋漓,一商量:“干活吧,清理院子。”晨曦里,九人穿梭在荒草丛中,奋力拔草,平整泥土,汗珠在洒落,荒草在倒下。阿财又领着地质员小赵在院子向阳处用木杆和野草搭了个很大的样品间,里面搭起几层架子,用于晾嗮土壤和水系样品及存放矿石样品。

早上7点左右,天已大亮,几人还在忙碌。房东儿媳赶来,看到焕然一新的大院子,连声赞叹“你们地质队的可真能干,一宿都没睡吧。”那一日,九人一觉睡到傍晚,“放心吧,今年住的好,租的村民房子,比住帐篷强多了,明天就上山干活啦。”同家人的报安电话,九人几乎是同样内容。

      这个野外点陪伴着项目组,在方圆几百平方公里的深山老林里,进行了两年的野外调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