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三网站大全

?
当前位置:首页 > 地勘文化

午 餐

更新时间:17-10-30 | 作者:高运敏 | 来源:政工部 | 点击:1185次

中秋夜,一轮圆月静静地俯瞰着莽莽群山,山色一派朦胧神秘。在一块平坦的空地上,二十几个地质队员聚集在一起,燃起熊熊的篝火,以木棒铁锹作话筒,唱起“《十五的月亮》、《勘探队员之歌》……因了野外勘探的机缘,几个地质项目组相遇在大兴安岭上一个群山环绕的小山村里。

第二天清晨5时多,月亮依然挂在天际,各项目组人员陆续起床,为新一天的野外作业做准备。峰和岩毕业于同一所地质院校的地质勘查专业,两人同龄,都还不到三十岁,毕业以来一直在野外一线工作。因近期难以雇到民工,作为地质工程师的峰和岩就编在了一个小组,主要任务是地质路线测量。野外期间,每次上山都是早出晚归的一整天,午饭是必须带上的。适值中秋佳节,项目组的伙食充足丰富,带上山的午餐自然比往常好许多。昨日中秋节丰盛的晚餐剩下不少,足够带到山上再享一次美味。一向活跃的峰欢快地打点着上山的备用品。他将两人的背壶灌满热水,把两个白白的馒头、两张黄灿灿的油饼和一块大月饼装进一个塑料袋里,将几块昨晚剩下的炸鱼、两根火腿肠和两个咸鸭蛋装进另一个塑料袋里,然后将两个塑料袋系在一起,又拿过两罐啤酒,想着翻山越岭一上午,能有这样的一顿午餐,心里美滋滋的。随后,他又熟练地将地质锤、防雨塑料布、记录本、罗盘和十几个样袋等所需工作用品分装好。“带好东西,快点上车,准备走啦。”听到项目负责人的召唤声,正在归拢物品的峰急忙抓起身旁的东西塞进地质包,迅速地和岩跑出去,与另外三个野外小组共八人兴冲冲地上了车。在崎岖的山路上,大家一路畅谈着昨日中秋夜的狂欢,想家的思绪也在兴奋中得以释怀。于颠簸中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在一平缓的山坡处,几人愉快地下车,约好晚上收工下线的集合地,就各自分组进山了。

峰背着地质包,与岩一路说笑着钻进丛林里。这一天预计要跑五六公里的地质线路,作业区域基本处在山脊上,海拔比较高的地方生长着马尾松,作业并不轻松。想到中午时,能够一边品尝美味,一边欣赏风景,两人浑身是劲,卯足劲地连续工作,一直没有停歇。翻越了两个山头,穿行了三个河谷,定点、采集标本、观察、记录,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途经一片马尾松林时,两人时而踩在树干上颤巍巍地跳跃前行,时而钻在树枝下慢慢地匍匐向前,被刮破撕开的衣布在秋风中飘飘荡荡。翻过马尾松林时,已是中午12点多了。肚子咕咕叫个不停,两人全身酸软,又累又乏又饿,想到马上就要美餐一顿了,禁不住满心欢喜。来到一块相对平整的白桦树下,两人相视而笑,麻利地清理了一下灌木杂草,高高兴兴地将带来的防雨塑料布铺在地上。岩放松地盘腿坐下,乐呵呵地看着峰,准备饱餐一顿。“咱俩先吃那块大月饼,我今早还带了两罐你最爱喝的啤酒。”说着话的峰笑嘻嘻地开始往外掏地质包里的东西,地质锤、GPS、定点用的红布……四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地质包,“咦?啤酒哪?炸鱼哪?我带的午饭哪?”两人一阵翻腾,将地质包从里边整个地翻转过来,还是没见到早上准备带上山的午餐。笑容僵在了脸上,两人四目相对,互相瞪视着。片刻,不约而同地,两人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迅疾地收拾起东西,“赶紧干活去,趁着还有力气,今天的线路得跑完。”行走间,峰歉意地对岩说:“我记得把要带的午餐放在门旁的椅子上啦,可能临上车时一着急,就忘拿上啦,害你和我一起挨饿。”

晚上七点多,顺利地完成工作任务,峰和岩最先下线,身背沉甸甸的岩石标本,拖着疲惫的身躯,两人摇摇晃晃地奔向车子,可是,车里并没有东西可以吃。每遇下线的小组,峰都会眼巴巴地问:“还有吃的吗?还没吃上午饭呢。”直至八点过后,最后下线的小组才出现,所幸他们还剩了大半个馒头和一根火腿肠。峰急切切地将馒头掰开,与岩一人一半,顾不了大家嗤嗤的笑声,两人就着那一根火腿肠,你吃一口我吃一口地如风卷残云。

十月初的大兴安岭上,天气多变。清早进山时蔚蓝澄净的天空,此时却飘起了雪花。夜幕苍茫,“战旗吉普”艰难地行驶在泥泞狭窄的山间小道上,两旁的树枝裹夹着落雪不断地刮向车子,很快,挡风玻璃下已满是白雪与落叶。车里,跑了一天山的几人渐渐睡去。望着飞雪的群山,项目负责人赵工脱口而出:“兴安中秋即飞雪,地质儿郎谱战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