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三网站大全

?
当前位置:首页 > 地勘文化

往事随风

更新时间:17-10-30 | 作者:高运敏 | 来源:政工部 | 点击:2565次

      20094月,我离开绘图室调至基建办,从而结束了4年的通勤生活。今年4月,得知队党委定于20日组织职工去昂昂溪老基地植树,我很兴奋,从离开基地,整整8年我没有回去过,虽然多少次梦里回到那个地质大院。我又紧张,担心自己糟糕的晕车。我从小就严重晕车,尤其是没睡好觉的情况下,更是一上车就晕。头晕,恶心,呕吐,曾经遭受的晕车症状,让我极度恐惧乘车。临去昂昂溪前夜,我就想着,一定要睡好觉。可越想睡,越睡不着。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多年前的通勤岁月和工作时光像放电影似的,一幕幕浮现脑海。直至凌晨1点多,我翻找出安眠药吃下,在万千思绪中总算入睡。

      第二天6点多醒来时,脑袋沉沉的,吃安眠药的睡眠醒来时大抵会有这样的感觉,这是我通勤时体验过的。在这种状况下,早饭我是绝不敢吃的,若是吃了我怕晕车时会吐,给别人带去麻烦。时间还早,我靠着沙发闭眼假寐,想着闭会眼,坐车时总能好受一点。快8点时,我起身往随身包里放进一小瓶晕车药,匆匆向单位赶去。远远地望得见单位办公楼,楼顶金色的穹顶耀眼夺目。这幢简欧式建筑的11层大楼,气派壮观。我在基建办紧张而忙碌的8个月的工作时日,再次浮现眼前。特别是201016日,队部从昂昂溪搬迁至此的隆重庆典,犹如昨日历历在目。作为队里唯一直接参与建设新办公楼的女职工,我与队里基建办其他8名职工一起度过的那段辛劳而充实的岁月,我格外珍惜。而今,最初15楼的的大酒店早已人去楼空,租住在8楼的整日人来人往的一家投资公司也已搬离,一些熟悉的老同事也在渐渐地退去。“快上车,走啦。”同事的召唤将我的思绪拉回来。队里的几辆小车已在办公楼前待发,参加植树的机关和钻探的同事们都已上车。我是唯一的女职工,是作为政工部人员参加,我很荣幸。我吃上晕车药,坐上了一辆大吉普。刚开出去十几分钟,司机一个急刹车,我一阵头晕,胃里迅疾地恶心起来,我下意识地掏出包里事先预备好的塑料袋抓在手中,闭上眼睛,尽力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凭经验努力提示着自己:已吃过晕车药,不会再晕了,不能给别人添麻烦,一定要撑住,一会就到老基地了,坐这样的车比原来通勤好过几倍呢……通勤时,我每天凌晨4点多起床,5点多离家,先乘公交车到一个叫群英楼的站点,等候在那里经过的通往昂昂溪的303路车。303路车始发站离我家很远,又没有直达公交车,我只能在中途搭乘,可这样一上车,通常是没有座位的,车上一般也都非常拥挤。303路不仅行至半路要停车等候收费员,一路上还要不时停车拉上路边的散客。到昂昂溪之后,我还要乘坐一辆途径单位的通往一个叫作三间房的村子的小公交车。那个小公交车,又脏又破又老旧,乘客们往往都是大包小包的,也还是拥挤。这样一次上班在路上就花费近两小时,有时没能及时赶上车,需要的时间会更长。这对于我这样一个极度晕车的人来说,每一次上下班几乎都是一场折磨。安眠药和晕车药成了我包里离不开的东西,那是确保我能顺利上下班的起码保障。当我在回忆中睁开眼睛时,车子已经行驶在郊外了。大民屯、大五福码、小五福码……一个个似曾相识的不知路过多少次的地方勾起我许多回忆,沿途的风景也曾慰藉过我这个旅途疲惫又热爱田园风光的匆匆过客。而今路途也有了不同。以前通勤时,进入昂昂溪区前,必要经过一个火车道口,若赶上车多,在那里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