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三网站大全

?
当前位置:首页 > 地勘文化

罗 盘

更新时间:17-10-30 | 作者:高运敏 | 来源:政工部 | 点击:2435次

那年,在风飒飒雨绵绵的九月,年轻的地质工程师阿喜随着地质项目组驻扎在大兴安岭塔源的深山密林里,野外地质作业已经进入了最紧张最繁忙的时期。

塔源山高林密,河流众多,河谷里遍布着众多的沼泽,比较平缓的山顶上也多有沼泽,频繁的降雨,致使沼泽地的积水猛涨,给野外工作带来了更大的麻烦和困难。九月,是能否顺利完成当年野外工作任务的关键时期,赶在下大雪上冻前完成野外工作,是项目组人员的心头大事。这段时期项目组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全力进行水系样品采集。作业的主要目标是沟谷里的沉积物,通常要穿过沼泽,到达采样河床,用工具采集河床底部、河流转弯等处的的砂、粘土等水系沉积物,而秋水充盈的沼泽地是具体工作中面临的极大挑战。

一个阴云密布的下午,阿喜带领采样小组一行三人穿过一片浓密难行的松树林,又一大片沼泽地横亘在了眼前。一簇簇的塔头漂浮在水面上,塔头上生长的灰黄与苍绿相杂的劲挺的苔草肆无忌惮地向四处伸展着,水和落叶布满塔头的周围。看到眼前司空见惯的景象,两个雇来的采样工倒吸一口凉气,他们从心里怵头这样的区域,这片塔头可不容易过去。

“一场秋雨一场寒”,这个时期山里的水冰凉刺骨,奇寒无比。望着寂静幽深的沼泽地,已有五年野外工作经历的阿喜平静地向上推了推眼镜,习惯地紧了紧背上的地质包,引领着小组人员踏进满是塔头的沼泽地。他们小心翼翼地踩在一个个塔头墩子上,几近一跃一跳地穿行在沼泽中,心里嘀咕着:“可千万别掉水里,这水太凉啦。”三人一步一小心,尽可能往大些的看上去硬些的塔头上踩。

昏暗的天空飘落下稀稀疏疏的雨点,空旷寂寥的沼泽地里,没有人说话,只有粗重的喘息声时断时续地飘在秋风里。还有百十米了,眼看着就要走出去了,突然,“扑通”、“哎呦”,落水声和惊叫声划破了寂静的沼泽地。阿喜一惊,回转身,身后十余米处的一个采样工踩空落水了。还未等阿喜张口说出什么,脚下一打滑,一个趔趄,“扑通”一声,阿喜的左腿陷进了水里,右腿则本能地死死地搭在另一个塔头上,整个身子很滑稽地骑在了塔头上。一阵奇凉侵袭着浸湿的左腿,阿喜双手使劲地摁住身旁的塔头,用力地向上拔腿,可是腿拔出来了,脚上的靴子却还陷在泥水里。阿喜苦笑着,哈腰,双手费力地拽出靴子,控控里面的泥水,重新穿在脚上,招呼着大家检查下随身用具。忽地,他发觉原本拿在手里的罗盘没了,“罗盘,我的罗盘不见了。”阿喜急切地叫喊起来,“这可怎么办,工作的紧要时期,哪离得了罗盘。”阿喜叫苦不迭。顾不上手上被苔草划破的刺痛,顾不得透彻骨髓的冷寒,几人四处摸索着找寻罗盘。落叶纷纷扬扬地飘进沼泽地,秋风卷着细雨斜斜地打在身上,天完全地黑下来了,罗盘终是难觅踪迹。冒着时紧时慢的小雨,顶着呼啸的秋风,湿淋淋的三人沮丧地回到驻地。了解了罗盘丢失的经过,项目负责人给阿喜拿出了组里唯一的备用罗盘,一再叮嘱:“小心点啊,可千万别再弄丢了,没了罗盘,可就没法工作了,这可关系到咱们今年的工作任务”。

一星期之后的一天,已是夜晚10点多钟了,在山中奔波了十六七个小时的阿喜小组才匆匆赶回驻地。看到三人湿漉漉的狼狈模样,大家狐疑的脸上写满了问号,不等询问,阿喜就无奈地说道:“今天又灌包了。”瞬间的鸦雀无声之后,“罗盘呢?这回罗盘没丢吧!”异口同声的追问打破了片刻的沉默,十几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阿喜。阿喜默默地从怀里掏出了完好的罗盘,一脸委屈地说:“咋就没人问问我摔得怎么样了呢?我半个身子都陷进泥水里,都快被冻死啦,你们只关心罗盘啊!”虽然嘴上这么说,可阿喜心里清楚,自己又何尝不是一心想着罗盘。从那次丢失罗盘之后,每逢遇见河水溪流,每逢走过沼泽地时,阿喜都会将罗盘等工作用具放进地质包里,这,已成了习惯。